您所在的位置:航空母舰>正文

中国航母飞行员不是牺牲品!从王伟驾歼-8难弹射逃生说起

聚行业--航空母舰 微信   作者: 凤凰网军事频道  2017-09-06 11:56

航空母舰-全文略读:具体方法是在航母舰载机的出击方向上部署若干艘潜艇,这些潜艇不仅能为航母提供水下保护,更能就近救援飞行员。尽管目前喷气式战机的作战范围更广,但美军在将战机位置与救援系统与潜艇的通讯、搜索系统进行整合后,仍能保证飞行员落水后最多1.5小时内,即可获得潜...


歼15撞鸟预示了未来大量舰载机飞行员海上救援的重要需求,而这方面,中国似乎并未做好万全准备。


9月5日,缅甸空军1架G4教练机坠毁,3个月前,缅甸空军1架运8运输机坠毁。上个月,中国海军1架歼15舰载机在陆上训练时撞鸟,险些坠毁。这些事故让很多中国人不禁想起了发生在2001年的南海撞击事件。如此种种又提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未来中国飞行员一旦在海上等复杂环境竟蒙难,中国有能力对他们进行高效救援么?



南海撞机事件中,烈士王伟座机打捞后依旧完整,这预示王伟在撞机发生后未能逃生,而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飞行员的战场救援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可以参见韩国电影《R2B:返回基地》。飞行员在弹射后,弹射座椅自动发射求救信号,后方指挥中心根据信号位置,派出飞机或舰船进行救援。但在整个过程中,要面对飞行员昏迷、着陆/落水环境复杂、己方后方调度与敌方拦截等客观因素。无论是南海撞机以及日后“飞豹”战机的严重事故,都预示如果歼15战机的撞鸟事故发生在海上,中国在救援方面可能面临的窘境。


根据现有披露的南海撞机事件后,被打捞出水的王伟座机图片来看,其座舱盖完整,这预示王伟未能弹射逃生,这其中除了歼-8-2战机被撞后可能因迅速失控使王伟没有时间做出逃生反应外,弹射座椅本身使用环境的限制或许也是诱因之一。歼-8-2装备的HTY-6型弹射座椅同样装备“飞豹”战机,存在结构复杂、抛盖/弹射协同可靠性差等问题,而最大的问题是,这款原本为歼教-7设计的弹射座椅,仅装备原始的求救信号发射装置,可靠性很差。



苏27装备的K36弹射座椅尽管可靠性世人皆知,但其发出的求救信号却很难与中国现有搜救体系进行兼容。


不仅如此,在随后与苏27战机一同引进的俄制K36弹射座椅,尽管可靠性世人皆知,但其却只能发送兼容“格隆纳斯”定位系统的求救信号,中国需要复杂的解码过程才能确定范围。随后中国为国产第四代战机研发的HTY-5弹射座椅尽管改为发射GPS信号,但其却只能使用民用GPS信号,不仅定位精度较差,还要经常面对疑似人为的信号不稳与错码频出。因此中国在对飞行员的高效战场救援的第一个环节——定位飞行员方面,存在不小问题。


在韩国军事电影《R2B:返回基地》中有这样的情节,韩国空军的战机飞行员需要经常与救援分队进行协同训练,飞行员遇险后有完整的行为规范与协同行动模式,种种训练最终使落难北方的飞行员被成功救回。相比之下,中国类似的专职救援部队,仅在《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中有所提及,现实中并未见到任何有关这类部队本身,以及飞行员与救援人员进行协同逃生训练的报道,现实中对落在敌占区飞行员的救援能力值得怀疑。



目前“辽宁”舰装备的直9救生直升机航程有限,无法满足歼15舰载机的全范围救援,最终可能使宝贵的舰载机飞行员沦为昂贵的消耗品。


中国航母的迅速发展,以及歼15战机撞鸟事故预示,未来中国可能有大量宝贵的舰载机飞行员在远洋环境中落水、遇险。而参照歼15战机超过400海里的作战半径,无论是“辽宁”舰现阶段搭载的直8(使用半径200海里)还是直9(使用半径130海里)救援直升机都无法做到全范围救援。在战时,整个特混编队显然又不会为了救援飞行员而临时机动数百海里,此时异常宝贵的舰载机飞行员,将因中国的救援局限而沦为昂贵的消耗品。


面的这种情况,美军在二战中提出了一种可行方案,那就是用潜艇进行救援。具体方法是在航母舰载机的出击方向上部署若干艘潜艇,这些潜艇不仅能为航母提供水下保护,更能就近救援飞行员。尽管目前喷气式战机的作战范围更广,但美军在将战机位置与救援系统与潜艇的通讯、搜索系统进行整合后,仍能保证飞行员落水后最多1.5小时内,即可获得潜艇救援,这对于现阶段立足近海作战,且常规潜艇数量庞大的中国海军而言相当试用。


除了最初的飞行员定位、特种搜索救援外,中国在后方救援调度,以及救援部队需要的远程高速直升机等方面都存在一定局限,而这些不仅是真正制约中国远洋作战的幕后原因,而且也是一国所谓“海军传统”的真正体现吧。

8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