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航空母舰>正文

我军渤海反导演习 补齐拦截战斧最后一环

聚行业--航空母舰 mil.chinaiiss.com   2017-09-07 10:55

航空母舰-全文略读:先派航母威慑,战机压境,突然又一改口风表示愿与朝鲜领导人(Smartcookie,聪明的家伙)会面。图:国民之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安哲秀为此,BBC采访了韩国釡山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罗伯特·凯利,请这位网红级的半岛问题专家分析了韩国大选形势与外交关系可能...

 9月5日凌晨,中国空军一支地空导弹旅在渤海湾进行了新型兵器列装以来,首次在海岸阵地击落远海低空进袭目标的实弹训练。从"中国军网"的图文报道中可以看出,这款新型导弹武器系统,就是在2015年9月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上首次亮相的红旗-6A弹炮合一阵地末端防御系统。在今年7月举行的朱日和阅兵上,红旗-6A弹炮合一系统再次接受检阅。

 

 红旗-6A弹炮合一系统主要由红旗-64防空导弹、陆盾-2000速射近防炮、红旗-6A制导雷达站等组成。熟悉中国防空导弹发展历程的军迷知道,这套系统中最主要的武器"弹"--红旗-64防空导弹,研发自上世纪70年代,曾先后以苏式萨姆-6地空导弹、意大利"蝮蛇"空空导弹等作为参考对象。其外贸出口型LY-60(猎鹰-60)装备了巴基斯坦海军的护卫舰。

 

 但是需要强调的是,红旗-6A弹炮合一系统是新型武器,其包含的红旗-64防空导弹却早已于本世纪初就定型列装部队。陆盾-2000近防炮列装时间虽然晚一些,但其外贸版陆盾-2000弹炮合一系统首次亮相时间也已是12年前。

 

 由此看来,将分别列装了10多年和数年的红旗-64、陆盾-2000整合成红旗-6A弹炮合一武器系统,中国军工仍然花费了不少时间。所以,仅从这一点来看,红旗-6A可算"老武器、新组合"。

 

 两年前在纪念抗战胜利阅兵上的首次亮相,表明红旗-6A处于刚装备,或者即将装备空军防空部队的阶段。昨天"中国军网"的报道也明确写道,在渤海湾畔的这次打靶,是红旗-6A列装后首次演练打击远海低空进袭目标。

 

 从红旗-6A系统的装备军种、有效射程、打击目标等来看,其在解放军中的定位为中低空近程要地防空武器系统。而且,其主要作战目标之一,就是包括美军"战斧"式巡航导弹在内的防区外发射攻陆导弹。

 

 首先说装备军种。根据公开报道,目前只有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部队装备了红旗-6A武器系统。这说明其负责的是要地防空任务的一部分。因为野战防空由陆军防空部队负责,海上防空则有海军应对。

 

 其次看有效射程。红旗-6A自公开后,一直有"18公里防空圈"的绰号。也就是说,该系统中射程最远的红旗-64防空导弹,最大有效射击斜距约为18公里。在空军地空导弹部队武器体系中,负责要地远程区域防空的是红旗-9/9B防空导弹,射程约120-200公里;其次是红旗-9的简配版红旗-22防空导弹,射程约100公里;再次是红旗-2及其改进型红旗-12防空导弹,射程在35-40公里之间。

 

 由此可见,红旗-6A武器系统,正是空军地面防空部队体系的最后一环,负责打击18公里之内的低空来袭目标。而赫赫有名的、射程在40-70公里的红旗-16/16B防空导弹,陆军和海军都有装备,空军却未采购。

 

 最后谈打击目标。红旗-6A系统中,红旗-64防空导弹主要用以打击中低空快速飞行的战机、低空飞行的直升机和掠海飞行的攻陆导弹,采用了具备仿真干扰能力的无线电控制制导方式,据称,这是世界上第一种使用微处理器智能模块技术的中低空防空导弹。

 

 公开资料显示,一个红旗-64导弹连可处理40个目标,跟踪12个目标,并同时对其中3个目标进行打击;另外,移动目标跟踪处理系统和频率捷变技术赋予了该导弹良好的抗干扰能力,整个系统的反应时间只有9秒。

 

 从上述描述来看,红旗-64导弹主要针对低空、快速飞行的飞机、导弹目标。"中国军网"此次的报道,描述的是一种从远海向我国京畿要地海岸低空飞行的进袭目标。这样的描述是不是很熟悉?

 

 从游弋于安全海域的军舰上发射射程一两千公里的"战斧"式巡航导弹,打击非合作地区陆地目标,正是美军空袭的主要手段之一。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解放军防空力量一直将如何抗击"战斧"攻击波列为头等目标,并将其列入新"三打三防"内容。

 

 对于空军地空导弹部队来说,从红旗-9、红旗-22,到红旗2、红旗-12,再到红旗-6A,远、中、近三层要地防空圈,都肩负着拦截来袭"战斧"式等防区外、超远程攻陆导弹的任务。

 

 空军地导某旅防空营9月5日凌晨数枚导弹齐发,首次在海岸阵地击落远海低空进袭目标,而且是首发命中,为解放军拦截以导弹为主的来袭目标的要地防空圈,填补了最后一环。

 

 政坛老手文在寅

 

 文在寅一家当年流离失所,偷生于乱世的经历,正是“朝鲜战争”期间,半岛南北两边人民在战火中挣扎的缩影。

 

 文在寅父辈皆是朝鲜境内的咸镜南道的兴南人,1950年11月中旬,美军陆战1师沿公道向江界进发,在零下30多度的极寒天气下,行军队伍绵延近百公里。

 

 陆战1师在长津湖附近被中国人民志愿军伏击,11月27日志愿军对美军实行分割包围战术,双方杀得天昏地暗。美军在空中,地面优势武器的保护下,才在12月15日逃出升天,开始了兴南大撤退,12月24日,志愿军占领兴南港。

 

 文在寅一家就是跟随美军兴南大撤退十万平民中的一户,就像现在的叙利亚难民一样,去哪里?并不是政治选择或个人喜好,而是求生本能,唯一的希望就是远离战场。

 

 文家人逃到了庆尚南道的巨济岛,1953年文在寅出生,他出生时屋内满室异香,青烟凝结,他老爸望着手里燃烧着的劣质香烟,长叹了一口气,养不起呀!

 

 文家是真穷,文在寅要摆脱底层境地,只有读书和当兵,他两样都完成得不错。当兵回来,就开始接近政治,从1982年进了卢武铉的律师事务所,卢是他的精神导师和政坛引路人。

 

 2002年卢武铉出任韩国总统后,文在寅作为他的心腹,出任了青瓦台秘书室各种角色,直至秘书室室长。

 

 青瓦台秘书其实是中国古代的宦官集团,实际权力比内阁成员还大。

 

 文在寅除了秘书外,还当过国会议员,缺陷是没有地方主政的经历,当然了,免煮国家体质好,这些都不是问题。

 

 他的名字第一次广为人知是在2012年的大选期间,与朴槿惠形成对决之势,当时的民调是朴槿惠49.7%,文在寅为42.8%。

 

 在2012年4月4日晚上的MBC电视辩论中,朴槿惠猛怼文在寅涉嫌贪腐(釜山储蓄银行弊案),暗示自己若当上总统将会是最清廉的女总统。

 

 文在寅被这个话题套住,只能苍白的辩解检方没有真凭实据,并将锅甩给了李明博政府,使得选情陷入被动。

 

 在拉票时,朴槿惠一会帮人洗脚,一会跳骑马舞。

 

 文在寅则打出身牌,说自己是寒门子弟,跟朴槿惠的公主生活没法比。

 

 朴槿惠再用剃刀袭击来做文章(镜头特写她的脸上伤痕),说自己要嫁给国家,献给国民。

 

 文在寅强调公平,正义,平等,以及个人幸福的婚姻。

 

 以广告形式展示家庭的平凡和简朴,结果秀穿了帮,一把名牌椅子直接令他的贫寒形像破功。

 

 原候选人安哲秀与文在寅结盟,试图拉下朴槿惠,另一名女候选人李正姬则对朴槿惠恶毒攻击,文在寅阵营的安道铉公开警告朴槿惠别忘了她父母是怎么死的。

 

 这一切非但没有打下朴槿惠声势,反而令她得到了同情分。朴槿惠当时没有别的问题吗?(金钱,私生活等),但在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死于非命后,一切结束。

 

 这个人就是跟着朴槿惠长达十五年的助理李春相,2012年12月2日李春相于大选白热化期间死于一场车祸,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朴槿惠现在落到这般下场,不是偶然的,因为太多的事情很早就可以爆出,但都被消声了。

 

 文在寅这次参选,是在韩国内外交困的局面下运作的,政局突变,提早大选,文在寅几乎没有遇上真正的对手,连潘基文都浅尝辄止,不敢参战。

 

 文在寅有参选经验,有政治运作手段,有利益集团背书,特别是美国的首肯,在韩国政治圈,得不到美国青睐的政客,基本会被排除在宝座之外。

 

 文在寅不是卢武铉

 

 跳崖身亡的卢武铉是一个不祥的政治符号,舆论将文在寅称为“卢武铉政治接班人”,更多因素是参选需要,毕竟卢武铉这张神主牌能为他加分不少。

 

 卢武铉在位时,经历过倒阁,弹劾,停权,复权,最终自杀身亡的过程,文在寅当然知道其中的缘由。

 

 以南北关系来说,卢武铉所有的对朝鲜缓和政策都被美国搅翻,卢武铉想让半岛保持理性和平状态,而美国则必须确保半岛处于一种可控的紧张对峙状态。

 

 从政策出发点来说,卢武铉是为了韩国利益,而美国一切出发点是为了美国利益。那么是韩国影响美国,还是美国控制韩国?答案几十年来没有改变过。

 

 卢武铉的政治遗产对文在寅当选后来说,非但不是红利,更可能是他身败名裂的隐患。

 

 在萨德问题上,文在寅虽然口头上表示要对美国说“不!”,但这个“不”更多体现在新一届韩国政府不想支付特朗普要的10亿美元保护费,而不是萨德本身。

 

 韩国的悲剧就像一个可怜的姑娘,被美国佬强上了,还得掏钱付给美国佬辛苦费和开房费。

 

 对另一个盟友-日本,文在寅则硬气一些,他公开表示要将朴槿惠签署的《韩日慰安妇协议》废除掉,重开谈判。

 

 日本会怎么看?协议你们也签了,日元也给了,现政府不认前政府的帐,你韩国能这么玩?你以为你是美国爹?

 

 内政问题上,文在寅的口号(竞选纲领)是:“清除积弊”。这种口号听听就得,每个韩国总统上位前都要这样喊一通,选民是永远可以骗下去的。

 

 朴槿惠当年反腐喊得比谁都响亮,结果一个鬼也不敢抓,自己倒是东窗事发,关了小黑屋。

 

 文在寅的“清除积弊”矛头直指李明博,李明博的死穴有两个:四大江整顿项目和资源外交黑箱。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当年李明博整卢武铉可没一点手软过,差点也毁了文在寅的政治前途。

 

 政治清算是韩国政坛的老戏码,并不奇怪。但文在寅要如何整治韩国财阀才是除贪的关键,财阀与政界的浑合体,才是韩国贪腐的土壤。

 

 朴正熙收拾三星的李秉哲是以“韩奸”的名义,吓得三星把物产捐给了国家。

 

 现在三星产值占了韩国的GDP的五分之一左右,文在寅当然明白三星势力的厉害,卢武铉想搞三星,结果是自己先陷入了受贿丑闻。

 

 文在寅选前说要改革三星,现代,LG,SK等财阀,口气大过天,韩国政治始终是在不断的欺骗中,散发出民主的味道。文在寅根本没有可能动财阀,因为这意味着:“革命”。

 

 中韩关系

 

 萨德是中韩矛盾的焦点,对中国来说,不可能容忍这种危及自身战略安全利益的武器在韩国存在,报复将有节奏的进行。

 

 对文在寅自身力量来说,萨德已经无力去逆转,也不可能逆转,美国到嘴的肉,不会因为文在寅而改变。

 

 从新一届韩国政府来说,最理想局面就是中国默认萨德存在,文在寅再花个一年左右时间对中国不断释放“善意”,在2018年下半年使得中韩关系回暖,恢复经贸良好合作。

 

 如果没有解放军的这次导弹实射,估计文在寅还在得瑟中国的贺电,中国在明确提醒文在寅,中国人的善意还在,但报复手段也没有停止,而且在升级。

 

 “萨德”对中韩来说,政治威胁大于军事威胁,我们不可能对美国在半岛的动作照单全收,否则中国在东北亚政治格局中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发言权也会被削弱,最终可能跟俄罗斯在欧洲一样,战略空间完全被挤压。

 

 一旦朝鲜与中国敌对(现在有人正在往这方面引导),谁会捂着嘴笑?以前别说敌对,无论西方媒体如何炒作中国是朝鲜的保护人,庇护者,中国都坚决予以否认。

 

 总之,中国不是这场危机的当事人,而是调解人。甩锅都甩不及,哪有主动接锅的道理?

 

 2006年10月9日,是朝鲜首次核爆时间,但之后,金正日连续三次受邀访华,最后一次是2011年,而且都是最高规格接见。显然朝鲜拥核跟中朝关系恶化没有必然联系。

 

 拥核不是朝鲜一家问题,而是朝美两家的矛盾所导致,只要金正日有弃核意图,中国就欢迎他来北京,反之,金正恩并非如此。

 

 中国的目标没有改变,就是实现“半岛无核化”,要做到这一点,朝美双方都要有诚意,“双暂停”才能迈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单方面只对朝鲜进行谩骂的媒体,目标并不是核问题,就算朝鲜弃核,他们还是要骂,因为美国最终目标是将朝鲜纳入他的轨道中来。

 

 萨德入韩,对于文在寅来说是道坎,一道凭自身能力无法迈过的坎,他需要有强大的外部压力,才会在主观上积极起来,让萨德离开韩国。

 

 中国决不能在萨德未动之前,给文在寅以甜头,因为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中国是亚洲唯一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如果没有美国力量存在,中国在主导东北亚局势。反过来也一样,如果没有中国的存在,美国在东亚也可以为所欲为。

 

 东亚几乎所有矛盾,其实都是中美矛盾的的派生产物,还包括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东南亚问题等等,萨德也只是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打造过程中的一部份。

 

 中国对美国军事方面应对,最明显指标就是军费,从2000开始,中国军费的平均增速是11.8%,目前已稳居世界第二,虽然离美国还很远。

 

 韩国在军事上投机,想扮演美军的擦鞋匠,垫脚石,试图对中国战略安全造成威胁,是极度愚蠢的表现。

 

 中国经济发展不但是亚洲引擎,也是世界引擎,中国从没亏待过邻国,要搭顺风车我们就送你一程(包括朝鲜),但别忘了,这些搭顺风车的,老司机也可以踢你下车,然后碾过去。

 

 韩国大企业要进军海外市场,投资中国是它们长远发展的战略之举,乐天,三星,现代,浦项制铁,斗山都在中国有投资。

 

 文在寅如果在萨德问题上无所作为,对外,中国将进一步增加对韩国压力,对内,只能使韩国经济受到进一步打击,美国也不会伸手相救(朴槿惠的下场),他的最终结局不会比卢武铉要好。

 

 渤海导弹实射,文在寅要是装傻充楞,死抱着萨德不放,只能把韩国拖进坟墓里。

 

 文在寅也知道韩国总统没有好下场,就四处访高人,求大师,昨天还请我去青瓦台看风水。

 

 贫道建议他,赶紧搬出青瓦台,顺便还送了他一道保命符,上写四个大字:

 

 亲中远美!

 

文在寅可能要接手一个“假韩国”

 

原题:社会分裂、民众对立,文在寅可能要接手一个“假韩国”

 

 从参选起支持率就遥遥领先的文在寅没有让大选出现冷门。

 

 这是韩国宪政史上首次春季大选,也是投票率非常高的一届大选,达到77%,远高于2012年大选。

 

 “此次大选最不同往常特点就是政治热情高。朴槿惠‘亲信门’激发韩国街头政治,选民对政治的参与度和关心度都比以往高。”中央党校韩国问题专家张琏瑰告诉外事儿。

 

 没有冷门

 

 根据韩国公职选举法,本次大选选举民调结果发布截止日期是5月2日,此后不可发布民调结果。

 

 韩国《朝鲜日报》最后一次民调显示,三大热门候选人文在寅、洪准杓、安哲秀的支持率分别为38.5%、16.8%、15.7%。

 

 但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的惨痛经历证明,民调并不那么可靠。

 

 也因此,在投票前的竞选活动中,各候选人打起了心理战,纷纷声称选情朝向对自己有利方向发展。

 

 洪准杓团队声称支持率已赶超安哲秀。洪准杓本人还在社交网络上预测最后一刻保守派通过大集结会取得胜利。

 

 一度民调反超的安哲秀团队也认为有翻盘可能性,在他们看来安哲秀与文在寅支持率差距只在毫厘之间,民心思变,有望胜选。

 

 美国《华尔街日报》也来搅混局面。

 

 对于反转可能性,《华尔街日报》社论认为,虽然文在寅民调领先,但仍然存在反转可能性,那就是保守派和中间派选民把票投给洪准杓或安哲秀。

 

 最终,文在寅没有让大选出现“逆袭”局面。

 

 张琏瑰认为,文在寅获胜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亲信门”丑闻极大打击了保守派力量,文在寅没在“倒朴”过程中冲在前面,也没对亲信门发表太多意见,为参选留了后路。

 

 另一方面,“亲信门”丑闻后,韩国选民普遍表现出求变心态。从李明博到朴槿惠,保守派正党已经执政10年,他们的政策虽然有差异但并无太大差别,韩国民众希望换个新面孔和新政策。

 

 困难重重

 

 文在寅接手的是一个问题重重的韩国。

 

 张琏瑰指出,总统个人力量有限,政策效能也有限,新总统上台韩国也不会出现奇迹般变化。

 

 家住首尔的朴女士今天带着儿子去投票,她对外事儿无奈地叹息道,因为选无可选,只能选文在寅。在她看来,无论谁当选,最终都会被民众批评指责。

 

 “我觉得他是有想法的人,但我不寄希望他当总统能有什么大作为。只希望他既能妥善处理好因为萨德而产生裂痕的中韩关系,也能处理好与朝鲜的关系,别再有任何激化局势的举动了。”朴女士说。

 

 “亲信门”丑闻后,韩国处于社会分裂、民众对立的局面,文在寅将面临两难境地,既要安抚支持朴槿惠的保守派选民,又要顾及反对朴槿惠的声音。

 

 此前有声音说,新总统上台后或会特赦朴槿惠。朴女士表示,自己身边很多人都绝对不能赞同这种做法,“一个人把国家变成如此混乱的状态,怎能轻而易举就被特赦?”

 

 除了国内政治,目前严峻的半岛局势以及陷入困境的外交政策也是新总统亟需理清的难题。

 

 作为卢武铉的前得力干将,文在寅秉承卢武铉对朝战略思路,即和解对话。他曾表示,“如果能解决朝核问题,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见任何人”。

 

 这让一些韩国保守派担心文在寅上台会软化对朝政策,甚至重拾“阳光政策”。

 

 张琏瑰认为,时过境迁,韩国已完全没有实施“阳光政策”的社会基础,韩国人不希望和朝鲜关系太僵化也不希望战乱,但更不会答应实施阳光政策给朝鲜援助。因此文在寅可能会恢复与朝鲜会谈,但不可能实施“阳光政策”。

 

 文在寅对美韩同盟态度同样令美国担忧。

 

 《纽约时报》此前认为,文在寅的当选会给两国同盟带来不确定性。《外交政策》杂志也认为,文在寅可能会因驻韩美军经费问题与特朗普产生冲突。如果恢复“阳光政策”,韩美之间发生冲突恐怕更是在所难免。

 

 对于未来美韩关系走向,张琏瑰指出,美韩关系在于朝鲜是否进一步推行核计划:如果朝鲜继续发展核武器,那么文在寅就需要加强美韩同盟;如果朝鲜暂缓核计划,文在寅就会和美国拉开一定距离。

 

 在对日问题上,文在寅在历史和领土争端上寸步不让同样令日本头痛,他去年曾登上独岛。

 

 在参选总统时,他表示,必须建立一个总统不忘历史、善待为韩国独立作出贡献的功臣和慰安妇受害者的国家。他因此主张日韩应重新谈判慰安妇协议,要明确法律责任和给予道歉。

 

专家:文在寅遭遇特朗普前景不妙

 

 图;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文在寅

 

 5月9日,是韩国第19届总统大选的正式投票日。这一天的投票结果,将决定总统府青瓦台的新主人是谁,并影响朝鲜半岛以至中美朝韩关系。

 

 尤其是这次大选的背后,有不容忽视的美国因素。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朝鲜半岛局势不断升级。先派航母威慑,战机压境,突然又一改口风表示愿与朝鲜领导人(Smart

 

cookie,聪明的家伙)会面。

 

 图:国民之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安哲秀

 

 为此,BBC采访了韩国釡山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罗伯特·凯利,请这位网红级的半岛问题专家分析了韩国大选形势与外交关系可能的变化。

 

 图:罗伯特·凯利: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Q:问;A:答)

 

 Q:当前韩朝关系紧张,国家安全问题会左右大选结果吗?

 

 A:国家安全是一个重要议题,但我不认为这对韩国人投票时的选择会有重大影响,因为目前两位最有机会当选的总统候选人,中间派(安哲秀)与中间偏左(文在寅)的意识形态比较贴近,我不认为两人对朝政策,有重大分别。

 

 他们两人都期望与朝鲜加强沟通,而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显得好战,也令两人坐立不安。

 

 Q:文在寅家人来自朝鲜,明言要继续走卢武铉时代的"阳光政策"路线,你认为难度在哪?

 

 A:我认为文在寅要重走"阳光政策"的路会比20年前困难。因为朝鲜在过去这段日子里,已变成了躲不开的威胁,会定期试射导弹,也持续进行对全球具危险性的动作,并与马来西亚机场毒杀案有关。

 

 如果文在寅上台后走亲朝路线,对西方国家来说是摸不着头脑的,美国人会感到很不安。

 

 Q:如果文在寅当选,将面对特朗普,他又试图让朝鲜半岛重返谈判桌,你对这段三角关系有何看法?

 

 A:将会很坏,很坏。特朗普并不擅于以外交手腕解决问题,且看他跟澳洲总理糟糕的电话外交。若文在寅与特朗普能够融洽相处,会令我很意外,我反而更担心他们合作起来会如坐针毡,把美韩同盟关系推进一段艰难时期。

 

 Q:特朗普上任后外交政策摇摆不定,你认为他有多大可能先发制人攻击朝鲜?

 

 A:我认为美国出兵的机会少于十分之一。比起对上几次开战恐慌,这一次的机会更低。美国与朝鲜在2010年及2013年曾有过可能开战的恐慌。但这次最大的分别在于特朗普本人。我认为很难确定,特朗普总统对朝鲜问题的兴趣或承诺有多少,这一刻他很强硬,但几星期后他还会关心这件事吗?

 

 我会这样说,美国攻打朝鲜会是一场灾难,这是个糟透的想法。

 

 Q:你预期文在寅政府对朝鲜半岛局势,会构成实时影响吗?

 

 A:他会构成影响。如果他当选,美国绝对不会空袭朝鲜。因为美国要对朝鲜发动任何攻势必须经日本及韩国同意,但如果是文在寅当韩国总统,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图:凯利3月在住家接受BBC视频连线,讨论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遭弹劾的议题时,他家的两个小宝贝突然闯进画面。

 

 凯利在韩国釜山国立大学担任国际关系教授,是知名的韩国事务专家。

 

原题:由韩国大选看美朝韩三角关系,专家:文在寅遭遇特朗普前景不妙

 

84